导航菜单

国际锐评 | 「阴谋论」背后的不良居心-世界十大灵异事件

此外,诸如《华尔街日报》这样的西方媒体,公然发表种族歧视色彩极浓的文章,企图复制所谓「黄祸论」,对中国进行攻击抹黑。

这一不实传言是抹黑中国的最新案例,但它可能不是最后一个。借着此次疫情的发生,西方反华势力正加紧炮制疫情成因的谣言,抹黑中国防疫努力,「阴谋论」甚嚣尘上。

国际锐评 | 「阴谋论」背后的不良居心

这种不义之战,自然敌不过人类的理性和良知。连日来,世卫组织、国际科学界不断发声闢谣,并对中国抗击疫情的努力予以声援。

当地时间21日,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发布消息,针对所谓「俄罗斯认定新冠病毒为人工合成」的不实传言做出澄清。俄罗斯官方也给出答复,表示「俄罗斯联邦卫生部《新冠病毒感染预防、诊断和治疗临时方法建议》中,从未指出病毒是人工合成的。」

在他们眼中,中国人遭受疫情是不值得同情的,反而能利用其大做文章。一方面,他们企图借「阴谋论」扰乱人心,离间中国与世卫组织以及其他国家的合作。另一方面,基于一贯的零和博弈思维,这些人也想借此来刷刷存在感,实现个人的政治私利。

除了他,美国一张小报的记者比尔·格茨也在文章中硬将中国军方与疫情成因扯上关系。他还与白宫前高级战略顾问、极右翼分子班农一道,在一档广播节目中放大所谓「生化战」的谬论。

2月19日,世卫组织东地中海区域主任艾哈迈德·阿尔·曼达里在发布会上表示,没有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,也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以生物武器的身份制造出来的,新冠病毒来自动物界。

战胜疫情,需要的是科学、理性、合作,而不是愚昧、谣言、偏见。

比如,哥伦比亚大学、悉尼大学等机构的著名流行病学专家 17 日发表论文称,有「关键基因证据」表明新冠病毒并非实验室制造,而是自然进化的产物。

人们注意到,在疫情初始阶段,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汤姆·科顿就在电视上妄言新冠病毒「来自武汉一个实验室」,他进而污蔑说,「中国一开始就表现出欺瞒与可疑」。

换句话说,这些西方政客与媒体越是疯狂地污名化中国,越是暴露出其内心的不安与恐谎。就像澳大利亚知名纪录片制作人约翰·理查德·皮尔格一针见血指出的: 「在报道新型冠状病毒方面,美国及其『盟友』在向中国发动战争。」

当然,他们还有一个难以言说的原因。随着中国抗击疫情取得明显成效,越来越多的国际人士在思考与探讨:为什么中国能在如此短时间内,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,把疫情防控做得如此彻底、如此全面,且有力阻止了疫情向外扩散?这背后的制度优势与治理能力,显然得到了国际社会普遍认可。

27名国际顶尖公共卫生科学家18日在知名医学期刊《柳叶刀》发表声明,强烈谴责「认为该新型冠状病毒疾病并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」,认为这样的阴谋论「除了制造恐慌、谣言、偏见、损害防疫工作外,别无他用」。该声明还称讚中国卫生专家工作「卓越」,并号召更多人签名支持。

其实,稍加留意,便不难发现,这些炮制和传播「阴谋论」的人,几乎都是顽固不化的反华分子。比如,汤姆·科顿经常在中国新疆、西藏等事务上指手画脚,比尔·格茨也屡屡撰写攻击抹黑中国的文章,班农更是极力在美国国内煽动对中国的敌对情绪。

这样的共识,令持意识形态偏见的西方某些政客与媒体坐立不安。他们既嫉妒中国能在极短时间实现全国动员、高效抗击疫情,更不想自身的体制之弊因此进一步暴露。于是,没有依据地抹黑中国,就成了他们的迫切选择。

这其中,大洋彼岸的一些美国政客和媒体的表演尤为起劲。

当然,并不意外的,所有这些论调都没有任何事实依据,完全是基于主观臆想的危言耸听。世卫组织人员将其称之为「信息疫情」(infodemic)。

就像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说,此次疫情发生后,世卫组织不仅仅是在与病毒斗争,还在与散布虚假信息、破坏疫情应对工作的人员斗争。

在国际社会团结合作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,居心不良的「阴谋论」犹如向伤口上撒盐,违背人类良知,挑战道德底线。其结果或许就如俄罗斯著名地缘政治学者诺恩所警告的,「一旦有谁挑起仇外意识形态,终将反噬其身」。